您的位置:首页--校友文苑
在烂柯山下
作者: 来源: 发布日期:2013-11-05 浏览次数:2914

        烂柯山,因晋代“王质遇仙,观弈烂柯”的神话传说,而得名,而闻名,而成为“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人间仙境。烂柯山,向来是历代名人向往的地方,自唐朝至今的白居易、刘禹锡、孟郊、韩愈、苏东坡、范仲淹、陆游、辛弃疾、朱熹、马可•波罗、朱元璋、刘伯温、徐文长、徐霞客、林则徐、郁达夫、弘一法师(李叔同)等名家学士、骚人墨客,都在这里留下足迹、墨宝或诗文。烂柯山,头枕着漭漭云霞,仰望山上的棋室洞口恰似伊人盈然一笑的双唇。在入学一周年之际,我们还曾经在那里举行过简朴的庆祝活动。

        三十八年前,即1972年的春天,一张张年轻的笑脸,一束束青春的光芒,从四面八方汇聚到烂柯山下、乌溪江畔的浙江工业大学的前身——浙江化工学院。这个开门办学在这里的葱茏葳蕤的幽深校园,坐落在衢州城东20余里的山水之间。班次很少的公共汽车,沿着一条窄窄的水泥马路,通到离校门几百米远的石室站。我因为家住浙江德清地处深山的九洞岭,常常需要提早一天(甚至两天)启程,从老家步行十几里山路,等候有限的几班长途公共汽车上杭州,即使如愿购票、并能转乘上到衢州城里的(每天仅有2—3趟路过的)火车,到了那里多数也已经没有了到学校的公交车,就只能在火车站边找小旅店过夜,等到第二天早上候到公共汽车,再赶往学校。江水大的时候,学校附近地势较低的一段公路,还会因被淹没而无法通行。

        进校门后的左手边有一家小商店,是同学们补充日常生活用品的唯一所在。不然,就得上10里远的衢州化工厂或者到衢州城去。绿荫下的水泥路继续向里面延伸,那就是掩映在绿树丛中的我们简陋的校舍、简陋的阶梯式教室楼、简陋的图书馆,以及学校机械厂、师生共用食堂、操场……在空中俯视,就像绿色画面上点缀着的几块黛色的印记。师生们几乎餐餐在学院食堂里用餐,而学院每天或隔天都需派车去城里买菜,蔬菜是大家的主菜。在我的记忆中,改善生活时的佳肴是回锅肉、走油肉、狮子头之类。学院里很少有文艺活动,有时在周末的晚上,学校请电影队到校园的草地上放映,那是师生们快乐的时光。大家会早早去摆好凳子,以在星光下观看一场露天电影的方式,轻松愉快地度过周末之夜。

        与中小学时代的多数活动安排在教室不同,校舍是我们主要的生活场所。我和陈龙根、叶洪美、陈富昌几位同学同住一个寝室。一进门,通道两边就摆放着4只简易的双层小床;紧挨在各自床头的是一只给我们存放课本书籍和文具用品的翻斗式单人小桌,和伸进桌肚下的木凳。门与它对面的对开式玻璃窗,形成室内空气的对流。每层宿舍楼,配有公共盥洗室,里面还有专门供我们刷洗衣物的水泥板。我们除了有课的时候,夹着课本讲义,穿越绿树荫护下的过道,进入教室听课,自习和其他时间都是这里消逝的。虽然那时外界求知之风不盛,但是,我们这些刚刚换下油污衣服或洗手上岸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般的贫寒学子,都深知求学机会的来之不易,决不轻易浪费宝贵的青春。就像蜜蜂探到蜜源一样,不肯辜负这个花季!不光天天起早摸黑,耕读到深夜,有的同学甚至晚上在睡梦中,都在做数学读英语。基础好的同学,则三天两头、八本十本地向图书馆借书读,大有一口气要“读尽天下九州赋,吟通海内五湖诗”的势头。

        为庆贺入学一周年,我班出了一本由全班每位同学都参与写作的诗集——《春潮涌》。其中的《夜学》这样记录了当时同学们学习的情景:“灯光闪闪明,深夜寂然静。窗前脚步声,惊动小树影。 ‘笃笃’敲门声,不知是谁人?开窗正去寻,老师前门进。尚提QUESTION,说理催我困。学业到品行,句句入我心。 灯熄心不静,热泪落枕巾。老师育人情,胜过父母亲。” 此外,我们班在余杭良渚响水河边的良渚化肥厂实习时创办的《响水之声》,在上海压缩机厂、桂林东风氮肥厂实习时创办的《征途》等报刊,都一一记录下了我们当时的学习生活。我在一些报刊、杂志登载过的《母校的早晨》中, “晶莹的露珠/ 还亲吻在/ 鲜艳的花唇/ 葱绿的树荫下/ 已晃动着/ 许多青春的身影/ 课堂上/ 响起了一个声音/ 无数双眼睛/ 都聚精会神/ 科学和知识/ 把人们深深吸引/ 似饥饿的童孩/ 寻觅到可口的饴饼/ 贪婪地/ 丰富自己的灵魂//   校舍里/ 开启了/ 一扇扇窗门/ 清新的空气/ 正不断往里透渗/ 年青的男女/ 涌向操场与草坪/ 追赶着/ 时代的脚步/ 攀登前行/ 像一群渴鹿/ 直扑向小溪里索饮/ 阳光下/ 流动着一代代精英/ 跨越校门/ 迎接新的黎明……”也正是我们在烂柯山下的校园生活的真实写照。

        我们在大学这个知识的殿堂、青春的营盘里,汲饮、锤炼了四春三秋,步入社会,奉献自己的学识、技能、青春和年华。我们还非常巧合地既成为了将“遍地篝火,满天繁星”当作“青春路上,闪烁的眼睛”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一代(中国知青组歌《岁月甘泉》)、又成为了经历改革开放、挑战失业下岗的不平凡的一代。如今,走过了千山万水,我们已不再年轻,甚至已只能在夕阳下含饴弄孙。但我们还是可以、而且应该从“柴米油盐酱醋茶”中努力追求“琴棋书画诗酒花”的诗意境界,让自己永葆年轻的心态,让人生的驿站站站都快乐如风。并用自己绚丽的余辉,铺就灿烂的晨曦。

        此时此刻,我还想以自己的人生体验,套用一句“只要风继续吹,远去的梦还会回来”的话说:无论风怎样吹,逝去的岁月永远也无法追回。但愿在读的风华正茂的年轻校友们,珍惜青春,珍惜年华,珍惜每一天!但愿我们的母校在“阳光下,流动着一代代精英,跨越校门,迎接新的黎明”,为祖国增添一颗颗“星星”!